灯灯

APH露厨,本命cp露中,本命cp可逆不可拆,萌Dover,好船,朝菊,米加,渣文画手一枚,易勾搭√

还有3个月联考了得换个壁纸:)

彼岸

考试修罗场终于过去惹qwq,终于有机会写个文了,新人文笔渣,请多包含w!
Chapter1
酒,是人类创造出来消遣或者消愁用的饮料,也是聚会之类的活动必不可少的东西。人需要酒,曾经是人的存在也需要酒,比如死神。

死神对酒的依赖,更甚于人类,他们甚至可以把酒当做镇饥的食物,已经死去的身体不用担心酒带来的疾病,只管畅饮就好。

王耀就是典型例子,他是死神中的精英,说到喝酒,他也是其中的佼佼者,形容他的酒量,“千杯不倒”这个词都略显苍白——王耀喝酒,从来不需要杯子。
比如现在几个死神的小聚,占了半个桌子的中式小酒坛,都是王耀的杰作。被他捧在手里的,是他最后的存货。

“王耀,哥哥我非常不喜欢你喝酒的方式”弗朗西斯煞有介事地敲敲桌子“你为什么不用杯子一点一点喝呢?像所有东方美人一样⋯⋯怎么说⋯⋯矜持?”
“那是女人的喝法。”王耀放下手里的酒坛,不屑地撇撇嘴“记住了法国佬,男人喝酒,要一坛一口闷,烈酒入肠,豪气万丈。别搞那一套娘们一样的东西⋯⋯而且别叫老子美人儿”
语罢,王耀把最后的酒坛轮圆了摔在桌子上,又抄起从家乡带来的竹筷,吃了几口牛肉,便悻悻地看着弗朗西斯他们用高脚杯喝着他不屑一顾的洋酒。

伊万晃晃手里的伏特加,一脸我媳妇儿说的都对的狗腿样“小耀说的对,用杯子喝酒简直是对酒的亵渎。”

“Hero这次同意北极熊的说法!马蒂你也是,放弃杯子吧,酒要一瓶一瓶喝才过瘾”阿尔学着王耀的样子,把酒瓶轮圆了重重地摔在桌子上,空出手把马修的酒杯夺走。

“王耀的酒品好才有资格这么说,你们俩喝醉了就到处闯祸,知道哥哥我和亚蒂帮你们两个小犊子收拾烂摊子多辛苦吗?”

真吵,这些人都死了一百多年了怎么还是一副小孩子样。
王耀摇摇头,把手里的竹筷擦拭干净,收进腰间的牛皮袋里。

“罢了,酒喝完了,我回去睡觉了,明天还有工作不是么。”
王耀推门,把充满酒气的空气留在身后,踏进毫无生气的冷空气里。


“毛熊,你怎么不和王耀一起回去?吵架了吗?”
伊万翻了个白眼,抄起水管在阿尔脑袋上留了个毛栗子“我们俩好着呢,别瞎猜”
伊万舔舔嘴唇,仿佛在回味酒香“小耀他啊,每次喝完酒,不知道为什么情绪会很低落,马上安慰他的话,只会起反作用的。”


与人界有阴晴圆缺的月亮不同,冥界的月亮,永远是半月,一直是冷冰冰的颜色,看久了,会令人心生绝望。

王耀抬头看着半月,思绪飘回自己还活着的时候,和弟弟妹妹们过中秋。
那个时候,王耀身穿一身蚕丝白衣,在圆月下如仙人一般,弟弟妹妹们倒是一个个身着锦衣。王耀和他们嬉闹着吃宫女送来的月饼。弟妹尚小,只有他一人能喝酒,喝到脸红的时候,湾儿便爬到他膝上,小手贴着他的脸,大叫着“大哥脸红了”。接着小澳,小港这些平日里不大说话的孩子也跟着起哄“大哥脸红了,大哥酒量真小。”接着又吵着要王耀喂他们吃月饼,就这样又吵又闹地,过了这中秋佳节。


王耀抽出别在右侧的短剑,借着月光端详着自己的脸。
还是一样的苍白,没有一点生气。
“湾儿啊”王耀笑了起来“大哥现在怎么喝酒都不会脸红了,这下,你们没法起哄了吧。”
To be continued


转自空间,侵删致歉